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流派   》  现代画派   》  正文

枫丹白露画派


录入日期:2010/9/13
        枫丹白露画派是16世纪活跃在法国宫廷的美术流派。是国际样式主义绘画的重要组成部分,分别以法王两次修建巴黎郊外的枫丹白露宫为契机形成了两代枫丹白露派画家,第一代枫丹白露派画家由来自意大利的画家罗索、普里马蒂乔和雕塑家B.切利尼等人与法国画家库新、卡龙、雕刻家古戎和庇隆等人合作,在宫廷内外的装饰上形成了一个风格性很强的艺术流派。
 
艺术风格
  枫丹白露派画家融合了意大利样式主义与法国本土的哥特传统,在宫廷内外形成很强的艺术潮流。他们重视线条的韵味,追求技艺的精巧完美,具有浓郁的贵族化气息,如
枫丹白露宫
佚名的代表作《狄安娜行猎》(约1550,卢佛尔博物馆)。在样式主义雄伟风格的影响下,他们用离奇的人像柱饰或粗琢的石墙、灰泥布置宫内的庭园和卧室,表现出不同于意大利盛期文艺复兴艺术理想的风尚,对北欧诸国的美术发展有一定影响。亨利四世执政时,曾一度中断的画派活动有所恢复,它同荷兰、弗兰德斯的浪漫主义美术汇合为一个画派,其艺术风格基本因袭前人,被称为第二枫丹白露画派。
形成背景
  文艺复兴:枫丹白露画派是法国文艺复兴的产儿,15世纪时,政治、宗教动乱和英国的入侵使法国分裂为三部分:英国占领下的北部地区;以第戎为中心,佛兰德斯为领地的勃艮第;太子查理偏安一隅的布尔日。法兰西君主几乎无一例外的喜爱和庇护艺术,终使佛兰德斯文艺复兴浪潮沿塞纳河南下,并在第戎、里昂、阿维尼翁扩展开来。作为哥特艺术的故乡,法国
《仙女》古戎
早就在建筑上赋予过宗教艺术最崇高的表现力,此时,尽管对意大利文艺复兴的成就如痴如醉,法国的艺术家却能不忘传统,熔法国、佛兰德斯、意大利艺术的动人之处于一炉,产生出自己的杰作。
  枫丹白露宫:1530年前后,酷爱意大利美术的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决定将巴黎郊区原来那幢中世纪样的猎苑居宅扩建为一套豪华的宫殿——枫丹白露宫。为此,来自意大利的样式主义画家罗索、普里马蒂乔和雕塑家切利尼等人与法国画家库新、卡龙、雕刻家古戎和庇隆等人合作,在宫廷内外的装饰上形成了一个具有很强装饰风格和贵族气息的艺术流派。自1530年起驾驭法国艺坛的神话寓意画在16世纪下半叶亨利四世登基,重修枫丹白露王宫时,再次得到发展并出现高潮。此时出现了第二代枫丹白露画家。
主要画家
F.罗索
  第一代枫丹白露画家中最著名的两位意大利大师是F.罗索(Rosso,1494——1540)和F.普里马蒂乔(Primaticcio,约1504——1570)接受了法国枫丹白露王宫的内部装饰工作,为之竭忠尽智,付出全部心血。他们设计和参与制作的壁画、挂毯、浮雕以及各种各样的装饰品是如此精美,以至于连意大利都为之黯然失色。罗索独出心裁的设计出一种将壁画和灰泥边饰结
《潘多拉魔瓶前的夏娃》古赞
合在一起的新形式。作为壁画边框,围绕中心画面的灰幔和高浮雕人体不再单纯起到装饰作用,而是对画中含义的补充。他们使画面向四周扩展开来,有时甚至把两侧的窗户也包纳其中。更妙的是他们还把一幅幅画连成一气,并通过隐喻和象征的手法使古代神话同弗朗索瓦一世的丰功伟绩合为一处。
F.普里马蒂乔
  普里马蒂乔于1531年来到法国,为枫丹白露带来了帕尔莫桑样式主义的超逸曼妙。1540年罗索去世后,他承担了全部工程的领导工作。该宫壁画《百合花装饰的大象》、《巴尔奈斯》、《金雨》清新流利,最能体现其风格。1552年前来协助他工作的学生阿巴特(Abate,1509——1571)画风更加洒脱,其作品《普罗塞比娜被掠》、《西皮翁禁欲》使老师的修长人体带上了爽快悦目的笔触。
A.卡隆
  在枫丹白露画派中最别具一格的画家A.卡隆(1521—1599年)本人就是一位出类拔萃
  
《法国皇后伊丽莎白》让·克卢埃
的戏剧、导演,并与繁星派诗人过往甚密,广博的文化素养使他脱颖而出。他从1540年起在枫丹白露作画,在极其重视透视与构图的同时,逼真的景物描绘和强烈的寓意使作品具有明显的超现实主义味道,将北派的流畅线条与南派的明暗表达相融合,使法国样式主义别开生面。《三头政治下的屠杀》以奇特的景物安排和凄冷的笔调描写新教徒遭受杀戮的惨状。他对特殊的自然现象颇感兴趣,喜爱描绘作为灾祸降临预兆的血雨腥风,造成焦虑恐怖的画面气氛。在《蒂布尔的女卜者》一画中,他让奥古斯都大帝单膝跪地,虔诚而惊奇地聆听关于圣母子出现的预言。大批古罗马著名建筑、雕塑,包括象征皇权的神座被纳入画面,各种几何形状按照透视叠放在一起。他对神座的精细刻画。近乎平涂而成的黑人,以及一挥而就的雕刻基座,造成出人意料的奇特对比效果,表现出非凡的想象力和创造精神。
让·古赞
  古赞父子是枫丹白露画派中享有盛誉的画家。老古赞的代表作《潘朵拉魔瓶前的夏娃》有出色的想象力,把从来都以狼狈而逃的形象出现的人类祖先画成安详高雅的女神模样,可惜的是那侧卧的女人体实在不能不令人想到提香的力作《乌尔宾诺的维纳斯》。小古赞的《最后的审判》更是对西斯廷祭坛画的刻意模仿。不可否认,这两位画家在处理人物与景致的关系和纷乱复杂的场面已经得心应手,较之意大利画家也并不逊色,但是,缺少自己民族个性的作品势必在岁月的考验中失去光彩,他们与文艺复兴最杰同的代表们也终究不可同日而语。
让·克卢埃
  让·克卢埃(Jean Clouet ,1485/6-1540)就是“枫丹白露画派”中杰出的代表人物。他的有《弗朗索瓦一世像》,画上的法王弗朗索瓦一世穿着豪华,仪态潇洒,俨然一位完美的君主。不过,象征无上权力的王冠被隐藏到了红、黑相间的背景纹样中,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似乎倒是这
  
枫丹白露画派
位国王精致华美的艺术品位。宽大的外衣散发着绸缎的光泽,金色调子上又添加富于变化的黑色条纹,用金丝绣出的图案精细迷人。国王的面部也一定经过了精心的修饰,发式、胡须都让人无可挑剔,镶嵌珍珠的黑色帽子边缘,围绕了一圈羽毛做的装饰。他温文尔雅地看着画外,一只手扶着桌上的手套,一只手握着短剑的手柄,它们都是骑士精神的象征(法王被号称“骑士国王”)。可以说,这是一幅“外交式”的肖像,它在不经意间将人物提升到超常的境界,所有人性的弱点全都隐而不见了,观众完全被表象的华美所折服。弗朗索瓦一世也确实是一位对美有着特殊感受力的国王,其艺术品位源于他对意大利艺术的深深迷醉。他的著名作品还有《法国皇后伊丽沙白》。
  其他作品:《埃丝特蕾姐妹》的作者已不得而知。画中裸体的卡芭利埃尔、埃丝特蕾是国王亨利四世的宠姬,1599年因难产身亡。画面表现两姐妹正在大床的帷幕之中梳妆打扮,房间深处一位衣着华丽的妇女正在大壁炉前缝纫。人物手捏乳房的动作暗示着贵妃期望怀孕得子。画家对细部描绘的热衷,以及远近人物大小悬殊的夸张手法,都极好地体现出北派的写实传统。同时,画家又巧妙地意大利文艺复兴在解剖和透视上的成就,人物的手画得尤其精彩,富有变化并极具神情。人体虽无剧烈动作,却塑造得结实充分,细致动人。这种以人物的静止状态起到象征作用的手法将在下一世纪的法国绘画中得到发展。枫丹白露画派杰出的佚名作品还有《猎神狄安娜》、《慈爱》。它们通过加以女性化的米开朗基罗式人体和长颈长身的女神形象代表着该时代风格。表现出相当诱人的新鲜感。《维纳斯的梳妆》则是稍晚一些的作品,它标志着法国画家对技巧的纯熟运用,对于微妙明暗关系和人体肉感的表现已与意大利样式主义难分伯仲。
  自1530年起驾驭法国艺坛的神话寓意画在16世纪下半叶亨利四世登基,重修枫丹白露王宫时,再次得到发展并出现高潮。杜布勒依(约1561—1602)、杜伯瓦(约1542—1614)和弗雷米奈(1567—1619)是当时最出色的3位画家,被艺术史称为第二代枫丹白露画派。杜布勒依在任首席宫廷画师时所画的《古时的献祭》构图奇兀,以不合常规的位于画面边缘的人物组成环形,加强着奇迹出现的突然性,对于形的推敲令人赞叹。继他之后的宫廷画师杜伯瓦为该宫留下了《克洛琳德的故事》、《戴阿热纳和沙丽克蕾的故事》,以及狄安娜长廊的壁画。他的主要特点在于对光的表现,色彩的激烈有时达到令人略感生涩的程度。弗雷米埃的代表作则是1608年完成的该宫教堂天顶画。与前两位画家不同,他更喜爱结实的造型效果和夸张、幻想的手法。这3位画家在枫丹白露的大量创作构成了国际样式主义的最后阶段。
画派评价
  枫丹白露画派对法国美术的发展起过巨大影响,主要是在传布技法知识方面起过积极作用。但意大利样式主义美术家们及其法国追随者们的创作往往显得矫揉造作。他们更多的追求典雅的装饰趣味,而忽视了深刻的思想内容的表现。德斯佩泽尔和福斯卡在他们合著的《欧洲绘画史》中对枫丹白露画派这一提法提出质疑,并援引路易·雷奥的话,将其讥为“荷兰与意大利绘画的大杂烩”。但法国近年,对样式主义绘画的喜爱却有增无减,卢浮宫更是将枫丹白露画派作为16世纪法兰西艺术的重要代表,陈列在显著的位置上,所以一直以来,对于枫丹白露画派的评价由于民族立场和审美观念的不同而存在很大差异。但法国艺术风格在新的历史时期的根本性转变是由枫丹白露画派开始的这点不容否定,它使一种新的美学和趣味逐渐深入到法兰西深厚的艺术传统中,使它在学识化的方向上得到巨大丰富,因此,它不仅是一个民族在自身艺术发展中所必然经历的决定性阶段,而且也是对自己和世界的重大贡献。
 
友情连接:亲子鉴定